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

做獨立記者 你應該評估的四件事


原文刊登於《風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2017.6.27

蘋果日報在六月中提出「鼓勵同事創業方案」,鼓勵現任記者離職成立小公司或個人媒體,再與原東家簽約供稿並按件計酬,未來雙方的關係也從「僱傭」變成「委任」。先不論這對記者的勞動條件、以及新聞品質會出現什麼影響,最重要的是,對現任記者來說,要不要轉做獨立記者,事前就要好好想清楚。而做為一個有八年經驗的獨立記者,我想提供四個建議給大家思考一下。

一、做獨立記者的第一步,你有多熱愛報導這件事

做了八年獨立記者,不時有好心的媒體要請我當正職記者,真是很感謝。但一聽到要專屬於一個媒體,聽指示到哪裏採訪、採訪誰、規定每天要交幾則新聞、每則多少字、而且寫的新聞還可能被改得面目全非、或根本被丟棄,曾經有過這些切身之痛的經歷後,一聽到「上班」這兩個字,神經就不由得緊張起來。

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

亞泥案推給環評是在打假球

環保團體22日到行政院遞交21萬人連署書,要求撤銷亞泥展限。

原文刊登於《信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 2017.6.23

針對亞泥新城山礦場展限涉違法一事,經濟部19日開記者會以「查無不法」輕輕閃過。而之前行政院長林全回應,暫停目前已提出的42件採礦展限案,同時承諾未來礦業法修正通過後,過去未做環評的礦場要補做環評。這很明顯是以拖待變,而且轉移焦點把責任推給環評,並無助於解決亞泥案的爭議。

首先亞泥案展限是否違法、跟未來礦場要不要做環評是兩件事。而為什麼說打假球,就像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潘正正說的,依礦業法第13條規定,提出展限到准駁之前,採礦權依然有效。也就是說業者提出展限申請後,只要經濟部未決定前,就可以繼續採礦,所謂暫停對業者並無影響。

其二,依照經濟部礦務局統計,全國礦區有237個,已做過環評有28個,其他兩百多個礦場還沒做環評,要依據什麼法令溯及既往要求補做?

行政院說,未來會在礦業法修正案中要求,但一個開發行為該不該做環評,是在「環評應實施認定標準」來規範,符合該做環評的就做,不需要的就不用,通常不會在其他法律或法規命令特別提到環評,否則業者將無所依循。所以,行政院說未來會在礦業法中規定要做環評,應該是不可能的。

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

偽造環評書判刑首例,永揚案點出環評真正的問題

永揚案抗爭10年,原因就出在一開始未把關環說書內容偽造。
因此,改變環評制度,就從把關環說書做起。

 原文刊登於《風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2017.6.20

經濟做不好,環評又成眾矢之的,環保署也配合行政院指示鬆綁環評規定。但造成環評效率不彰的問題很多,其中之一是環評書不實記載。因為顧問公司與業者有委託關係,往往把對環境有影響說成沒影響、甚至偽造。永揚案更創下偽造環說書被判刑首例,可見要改變環評效率,就應從改變環說書做起。

永揚案全名是:「永揚環保事業有限公司第一類乙級廢棄物處理場」,位在台南市東山區前大埔段,屬山坡地保育區林業用地,天然凹地形,基地總面積9.2659公頃,預計掩埋一般事業廢棄物或一般廢棄物,每天最大處理量1千公噸。

這個地方300年來農民以種植龍眼、柳丁為生,成為東山龍眼乾盛產之地。2001年在居民不知情下,只經過3環評審查就有條件通過,之後又陸續通過同意設置許可、水土保持計畫,掩埋場也接近完工,最後只要再拿到試運轉許可證,垃圾就可以進場掩埋了。村民為了保護家鄉,在環保團體及社會各界協助下,展開10年抗爭行動,最後於2011年成功撤銷環評結論。

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

健康與經濟發展如何抉擇 高屏空污減量難道又將落得一場空?

高雄是唯一2項污染物超標的縣市,期待空污減量的心願會不會再次落空?
  
原文刊登於《信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2017.6.16

「高屏空污總量管制」已實施兩年,原本期望政策推動後,高雄的空污能實質減量,但又捨不得高雄不再發展,在之後的行政設計上搖擺不定。現在就可斷言,原本明年六月第一期程結束,可實質減量5%的目標,已確定落空。

首先,想要空污「實質減量」,總量管制的基準線(認可量)就一定要用「實際排放量」,減量的計算方式亦同。一開始本來也打算這麼做,讓業者從過去七年的排放量中,選擇最高的那一年做為總量管制的基準線。其實這已經是較為寬鬆的算法,因為過去七年的最高排放量,一定比現況的排放量低。

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

前瞻計畫不是萬能 即早預警才能減災

6月初的梅雨造成基隆基金路大淹水,6天後多數店家還無法正常營業。
  
原文刊登於《風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 2017.6.13

68日,距離六月初強勁梅雨帶來的大淹水已經過了6天,但基隆市基金路上的一樓店面,多數還無法正常營業。蔡總統、行政院長林全都來勘過災了,也提出許多防止未來淹水的工程想法,當然也趁機推銷前瞻水建設。

但我訪問受災民眾之後,發現居民最困惑的是「我要如何得到正確且即時的訊息?」如果能事先掌握訊息,就可以盡量做好準備,即使無法阻止淹水,至少可以將損害降到最小。相關單位在談工程防洪之外,更需要檢討的是如何提升梅雨的雨量預報能力、如何提早預警、並建立政府與民眾的防災意識。

這場梅雨,讓基隆在幾個小時內就下了300多毫米的雨量,雖然比不上三芝、金山的56百毫米,但因為地理位置以及社區環境的關係,基隆基金路上的淹水災情卻特別慘重。基隆是一個山城,基金路的地勢又比較低,大武崙溪則緊貼著這條路,公車亭設在近河的路邊,距離4個車道就是整排的商店及住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