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

依然戒嚴中的土地徵收程序

 公聽會還在開,南鐵地下化就已動工、分割土地、查估地上物,
一切都以政府方便為主的程序,造成居民莫大的傷害。

原文刊登於《信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 2017.7.21

85歲的陳蔡信美,19日在「台南鐵路地下化」土地徵收公聽會中說:「我是不是人?我們好好一個家庭,為什麼被你們糟踏到這種程度?」她的家因南鐵地下化工程要被徵收,五年來最折磨她的,不只是即將失去家的恐懼,而是讓她飽受屈辱、申訴無門的各種程序。聽了陳蔡信美一席話,在場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也感嘆:「台灣已經解嚴30年,但土地徵收還在戒嚴中。」

19日在台南舉行的公聽會,是依《土地徵收條例第10條》規定辦理,是送內政部土地徵收委員會、完成土地徵收程序前的一個程序,用意是聽取土地所有權人及利害關係人的意見,而且不只談徵收,而是「說明興辦事業概況、展示相關圖籍及說明事業計畫之公益性、必要性、適當性及合法性。」

而這個公聽會跟之前類似的會議一樣,都讓居民飽受折磨,因為他們覺得,政府並不是真的想聽意見,只想快點把他們趕走。相較於失去家園,自尊及人格的摧毀更可怕。而這個公聽會更涉及以下違法、爭議、或不公的程序。

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

國道七號2條替代方案都撤案 下次繼續討論路線替代方案

 反國道七號大寮自救會向國工局遞交陳情書,反對國道七號主方案

文‧朱淑娟 2017.7.18

環保署18日舉行「國道七號」開發案,第13次二階環評範疇界定會議,原本開發單位交通部國工局在主方案之外,另提2條替代方案:光明路案、高屏溪西側案。但主方案、替代方案都被抗議,今天國工局明確表示放棄這2個替代方案。但這麼一來,就只剩下主方案,幾經討論,最後決議:雖然今天暫時沒有開發地點及路線替代方案,但後續會議將繼續處理。

國工局提出興建國道七號的理由是,國道公路沒有直接進入高雄港區,所以港區的大貨車要利用平面道路才能進出國道一號。再加上高雄市區、屏東進出高雄的民眾也都用到國道一號,造成末端及都會路段經常出現交通壅塞。

國道七號主方案,路線從小港區沿南星路,往南跨越省道台17線,往北經臨海工業區、大坪頂、大寮、鳳山、鳥松,於仁武接國道十號為止。


 輕易退回替代方案,國工局被質疑專業不足

2013725日專案小組本來已做成初審建議「認定不應開發」,但之後環評委員換屆,高雄市政府與環保署協議後,結論變成繼續做二階環評。依環評法規定,除了主方案之後,應提出可行之替代方案。國工局也自始就提出這2個替代方案,兩年多來這2個方案也從來沒有消失。

不過,今年416日會議中,光明路案沿線居民來抗議,要求不得列入替代方案,當天主席、台北大學教授李育明裁示將此案退回國工局再檢討,今天國工局表示撤回此案。另外高屏溪西側案,今天高雄市議會副議長蔡昌達、林園鄉公所主秘李柏雄也來表示反對,最後國工局也將此案退回。

於是這2個替代方案全部退回,引發主方案關係人、反國道七號大寮自救會不滿,會長簡志強表示,這段期間自救會成員依程序參與討論,我們也希望國工局應該去跟替代方案的關係人說明,但國工局遇到壓力就撤回。自救會當場也送一份陳情書給國工局,並表示堅決反對主方案。

專案小組委員、成功大學教授李俊璋表示,當時是因為開發單位同意才把替代方案放入,要撤回也應該綜合評估,當然交通部有權撤回,但環保署也要有把關機制,這樣反反覆覆,開發單位的專業是什麼?

李俊璋也說明,2013年一階環評審查時,之所以否決開發案,是因為國工局提出大貨車從臨海工業區上來後,與國道10號交接,期望都能往右,順國道10號找到國道3號北上。但所有卡車為了節省油料、時間,一定會採取最短路線,也就是左轉之後到國道1號就往北走,國道七號完全達不到效益。

下次會議繼續討論替代路線方案

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蘇義昌表示,「我爸是拖板車司機退休,拖板車司機沒有人會笨到上國七再回來,一定會選擇原來的國道1號走。」國道七號是為了洲際貨櫃碼頭需求所建,但陽明海運經營不善、丹麥maersk line已不再承租高雄港碼頭,都會影響貨櫃公司營運,國道七號的需求已減少。

而蔡昌達雖然反對高屏溪西側案,卻強調國道七號開發有必要性,因為可以紓緩和發及大發工業區的貨車。但自救會強調,如果是要紓解大發、和發工業區的貨車,應該是高屏溪西側案最有效益,因為工業區就在旁邊,只要直接上國道就好。否則再往西沿著台88線走,原來塞車的地方會更塞。

最後決議暫無替代方案,但自救會認為,依環評法規定應該至少有一條替代路線,再修正為:後續會議將繼續處理替代路線。 


又要前瞻軌道、又要國道七號,高雄到底要什麼?

國道七號路線改到哪裏都被抗議,有了軌道,國道還要再蓋嗎?
  
原文刊登於《風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2017.7.18

38個前瞻軌道計畫中,高雄就有三個,而且佔總經費18%,陳菊市長打包票未來日運量要達到67萬人次,等於是現在的三倍。但另一方面,交通部以紓解國道一號壅塞為由,要花660億元再蓋國道七號。有了軌道,國道需求應該減少才對,但現在又要軌道、又要國道,相互矛盾,高雄到底要什麼?

當前瞻軌道建設遭受各方批評時,交通部長賀陳旦在公聽會中說:「未來不要盲目做公路,交通部過去10年,每年交通建設經費1千億元,公路、鐵路一半一半,今後五年要改成軌道7成、公路3成,以幫助軌道建設。」

聽了這些力挺前瞻軌道的話之後,對於交通部、高雄市連手大推「國道七號」,而且是花660億蓋一條只有23公里的道路,感到格外諷刺。

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

中科二林園區九成閒置 科學園區的政治遊戲還要繼續玩下去?

 前後10年過去了,631公頃的二林園區至今只有一家2.68公頃的廠商進駐。

原文刊登於《信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 2017.7.17

監察院13日糾正科技部,未確實評估與妥善規劃,導致科學園區土地閒置率過高,且近七成科學園區入不敷出。監察院強調,科學園區未能確實評估供需,是因為被動配合廠商。但這樣說太客氣了,真正原因是科學園區設置,已經是政治考量高於專業評估,馬英九總統如此、蔡英文總統也一樣,科技部也未善盡提醒總統的責任。希望這份糾正案能提醒當權者,不要再製造政治園區災難了。

科學園區土地閒置率過高,近七成入不敷出

其中,監察院點名二林園區、宜蘭園區待租率高達八、九成。二林園區位於彰化縣二林鎮,是馬總統愛台12建設的一項。因為是總統的政見,科技部不必評估供需,不必認真選址,可以把一個高汙染、高耗水的光電園區,選在一個地層下陷、缺水、而且是中部重要農業生產地帶的精華區。

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

林全要改革環評 先處理環差漏洞、以及空污假減量

改革環評要面對實質問題,而不是愈修爭議愈多。

原文刊登於《風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2017.7.11

201758日,行政院長林全接受彭博社專訪時,點名「環境影響評估」是造成投資不確定性的主因之一。他以六輕為例:「六輕的環評做了6年退回重來,這6年在做什麼?」其實六輕的環評問題,起因是經濟部利用環評差異分析的漏洞,切割環評,再加上環評審查未落實「空污實質減量」所造成的,林全只要認真面對這2件事,環評問題就能解決大半。